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银枪的博客

关注南沙!建设南沙!为全面收回南沙尽一份努力!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声明:本博客的图片、信息全部来自网上,和对这些信息的分析整理,如有问题请告知本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气象工程师李文波:南海观天会蛟龙  

2011-07-22 11:30:53|  分类: 军事新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气象工程师李文波:南海观天会蛟龙
南海舰队政治部副主任 陈 俨
2011-07-22 06:17:09 来源:解放军报

2011年07月22日 - 银枪 - 银枪的博客
站在南海前哨,李文波气宇轩昂。南海舰队政治部提供

  第一次见到李文波,是在南沙群岛的永暑礁上。中等身材,黝黑,寡言,一身海洋迷彩散发着汗酸气味——他是那种多看几眼也难以留下印象的人。
  “大学生,来南沙20年了。”他的政委向我介绍。
  我的心一动,禁不住回望他一眼,那一头花白头发有些触目。
  “28次赴南沙,累计守礁2900多天;他创造了南沙水文气象10项第一,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供水文气象数据140多万组……”政委一连串地说着李文波。于是,我停住了脚步,开始“琢磨”这个南沙守备部队的气象工程师。
  1991年6月,李文波得知刚组建的南沙守备部队急需水文气象专业干部,毕业于中国海洋大学的他,顾不得正在筹备的婚礼,毅然报名来到南沙永暑礁气象观测站。
  “刚上来就傻眼了”,一说到南沙和气象观测,李文波就打开了话匣子:“不是怕苦,是急啊,急着建起个像样的观测站,不能总是手工操作、笨办法运算吧。我的目标是设施配套化、仪器现代化、观测精确化。尽管有上级的支持,可干起来也太难啊。离大陆1400多公里,三四个月才来一趟船,缺东少西的先不说,光是这高温、高盐、高湿的环境就难死你,好好的器材,没多久就毁了。”
  李文波知道肩头的担子。“我这里是联合国第74号国际海洋气象观测站,所有气象数据,都要上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,参与国际间交换共享。”李文波不无自豪地说。在他的带领下,用了两年时间升级改造了10多个场点,观测场、预报室、气象数据卫星接收系统、气象数据卫星通信系统,一应俱全,祖国最南端有了现代化的观测站。
  “这里的气象资料真的那么重要吗?”我问。
  “当然。”李文波认真地说:“建站前,南沙海域常有船只沉没。国家海事局统计显示,自从有了永暑礁海洋气象观测站提供的气象和海况预报,这片海域再也没见沉船事故。”
  为了这“零事故”,李文波和战友们的气象预报就要“零差错”。要“零差错”就要摸清“南海龙王”的脾气,找出南海复杂气象的生成规律。李文波运用在学校里掌握的知识,悉心钻研。观测、记录、分析、比对……《南沙海区季风过渡期风的特点》《南沙海区海浪年内变化特征》等论文相继出炉。他通过总结台风、强冷空气对南沙海区的影响和特点,把住了南沙海区海浪生成的脉搏。
  这还不满足,针对南沙海洋气象业务培训没有专业教材的情况,他花了几年时间又“捣鼓”出一本10多万字的《海洋水文气象观测教材》。
  年复一年、日复一日,李文波和他的战友们每隔两小时,就要对风向、风速、气温、潮位等近20个要素进行数据采集,每隔3小时向上级气象部门报告一次观测结果。李文波带领74号国际观测站创造了连续7000多天无差错的纪录,受到国际同行的赞誉。
  “有人说守礁苦守礁累,守礁寂寞无人陪。我倒觉得守礁乐守礁美,守礁的日子让人醉。”这近乎诗意的语言是李文波发自内心的真情表达。
  这真情来自一名普通党员的爱和责任,还有军人的英勇无畏。
  那次,南沙海域遭遇12级台风袭击,室外狂风大作、海面巨浪滔天,小小礁堡仿佛摇摇欲坠。“这么大风浪太危险了,你看能不能等风浪变小后再进行室外观测。”礁上领导征求李文波意见。
  “不行!这种恶劣气象资料是我们数据采集的重点,再危险也不能漏测一次!”说完,李文波扎上保险带,带着一名班长,顶着狂风巨浪,相互搀扶、匍匐前进到观测点。
  守岛的战友们无法描述那种危险场景,只知道如果不是保险带系着李文波,他早就被卷进海浪里。
  与风浪搏斗了两个多小时后,李文波终于获得恶劣海况下的宝贵数据。一回到营房,他就虚脱了,一头倒在地上。
  凭借这种执着精神,他上报的气象数据被公认为最优等级,多次被海军评为优秀资料。
  20年弹指一挥间,李文波创下了守礁次数最多、守礁累计时间最长的纪录,优秀共产党员、全军先进水文气象工作者、三等功等奖牌相继挂在他胸前。
  “七一”之前,我们让李文波返回大陆,把他请到南海舰队介绍自己的事迹。他平静如水,只是在讲到南沙、讲到他的观测站时,才会流露出兴奋和自豪!
  换防的军舰又要起航了。考虑到李文波年龄大,又患关节炎、头晕耳鸣,儿子今年又高考,我们劝他在家休整一段时间。但他说:“回大陆头几天还新鲜,住上半个月就待不住了,总觉得南沙才是我的家,回到那儿就有感觉、有乐趣。”在他坚持下,又一次踏上赴南沙的航程。
  望着他的背影,我想起他说过的一句话:“我最大的幸福就是收看中央电视台气象预报员播报南沙气象。虽然只有短短一句话,但饱含着我与观测站同志们的辛劳和付出。全国人民都在收看我们提供的数据,这是多么大的幸福!”在他看来,他对南沙的爱、对气象的爱和付出所有辛劳所获得的补偿,都包含在每天这短短的一句话里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1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