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银枪的博客

关注南沙!建设南沙!为全面收回南沙尽一份努力!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声明:本博客的图片、信息全部来自网上,和对这些信息的分析整理,如有问题请告知本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南海局势中的政治智慧  

2011-06-25 10:58:36|  分类: 讨论与建议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南海局势中的政治智慧
2011年06月24日 22:37  经济观察报 乔良

  缺少沟通有碍消解激愤
  这些年来我们逐渐缺失了一种动员民众的方式。当年,通过传达文件,可以让大家学习和了解上面的精神。而现在上面和民间几乎不沟通,像南海纷争这样的大事,不是仅仅通过新闻联播或者请几个专家在电视上亮亮相,就能解决老百姓的认识问题。应该有一种内部的、只对自己国民的解释:政府为什么这么做?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?哪些问题是想让老百姓知道的(因为对领土和国家主权问题,老百姓有起码的知情权)?哪些东西是民间的误解?要把这些问题向老百姓讲清楚。
  过去我们一有什么事,文件一级一级向下传达,最终会向百姓做出解释,这样老百姓就知道中央怎么想的,有助于澄清问题。即使不能全部解决知情的问题,也能让下面了解上面的态度。现在上下之间几乎没有任何沟通,只通过中央媒体对全民作解释。这样怎么可能做到官民上下一心?没有跟老百姓沟通的管道和方式,老百姓就会误解政府。缺少沟通实际是中国今天出现很多问题的根源所在,不管是社会问题、经济问题还是国际问题,最后导致的就是民间思想混乱,甚至可能民间与政府的对立。
  今天是互联网时代,不想告诉老百姓的东西,他们完全可能从其他渠道获得,但实际上,老百姓掌握的信息和中央掌握的信息相比还是差得很远,这就是信息不对称。政府把掌握的信息全部向老百姓公开也是不可能的,但是政府起码应该把想让百姓知道的信息告诉他们。哪国政府都不希望老百姓总是处于情绪亢奋甚至情绪激愤的状态。那为什么不把那些可能消解激愤的信息告诉大家呢?所以我觉得这是政治执行力弱化的表现。像南海今天的问题,即使不可能像有些网民所希望的那样去解决,起码也应该把“投鼠忌器”的理由说给大家听。

  话语权功课要做足
  战争是解决争端的最后手段。除非万不得已,中国是不会在南海与各国兵戎相见的。中国的第一艘航母还需要几年才能形成战斗力。即使我们被迫自卫还击,在南海这个地方,也不适合航母战斗群的展开。
  环绕南海的周边国家虽然对我国南海主权多有觊觎,但这些国家没有一个是大国,只有印尼算是中等大国,其他都是中小国家。今天,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中,西方人对中国的崛起越来越没有雅量,越来越没有胸怀。那么,哪怕你是捍卫主权的正当行动,西方人也会大造舆论,诬称你是以大欺小。西方这种欺骗世人的舆论能力一直相当强大,这可不是用“怕听蝲蝲蛄叫就不种庄稼了”这么一句话就能扛过去的事。因为它这种“舆论一律”所制造的伤害,远比我们在南海打上一仗获得的利益大得多。
  首先,它会使你无法站在一个道义制高点上,去做你应该做的合乎权益的事情。美国人在这个问题上,就十分狡猾,四两拨千金。按说美国人有的是力量,但他并不在这里使大劲。美国人在南海问题上充分表现出用“巧实力”进行博弈的心机。它只是跟越南搞了一次联合演习,示范效应就出来了,然后就把与中国有南海争端的国家全都搅合在一起。共同达成一种潜在的共识来对付中国。中国人今天不能轻易地上这个当。不上当不等于不作为,但起码在你有所作为前,在话语权上,在分化瓦解对手阵营(它们肯定不是铁板一块)上先做足功课再说。不要什么工作都不做,让人一逼你就撸胳膊挽袖子,老拳相向。鲁夫莽汉是成不了大器的。

  “主权在我”才是前提
  现在,不管有多少因素制约我们出兵南海,一个最根本的问题还是思路不清。首先要清楚,南海问题既是历史问题,也是现实问题。光拿历史说事是不够的,还要面对现实。大英帝国还曾经是“日不落帝国”呢,今天不也缩回到他自己的英伦三岛去了吗?不要光顾谈历史如何,世界正在发生变化,有些变化是在你的能力已经弱化和缩小之后发生的。不能再拿最强大的时候的例子来说话,当年大清国和俄罗斯签订不平等条约之前,我们的版图比今天还大,但是那些领土丧失了。今天我们只能说那些都是不平等条约。
  当然南海没有这些条约,但我们起码要弄清楚,有人出来说清楚,中国历来宣布南海是中国的海,或者南海大部分海域和岛礁是属于中国的,领海主张与今天的《海洋法》及《国际法》之间是什么关系?或者说,从国际法、海洋法的角度讲,有多少海洋国土属于中国,如何划界。我们首先要弄清楚,哪些部分铁定是我们的,哪些是我们掌控中,而哪些是属于我们却被别人占领了。不能笼而统之地说南海属于中国,“九段线”也必须一段一段地标注清楚经度纬度。否则,以其昏昏,如何能使天下人昭昭?这些讲不清,你就想动手,那就是师出无名,有理变无理了。
  现在政府能拿出来的证据,是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胡志明公开表明,越南对南海归属于中国没有异议。越南人现在要推翻这个东西,在国际上属于赖账行为。如果越南非要耍赖,中国怎么应对?能不能也以牙还牙,把白龙尾岛收回来?这个岛位于北部湾中心,当年为了抗美援越,我们支援给了越南。越南耍赖,我们为什么不可以翻这个旧账?国际上的事就是这样,只要你承诺了,哪怕有一天后悔了,也不能轻易赖账。愿赌服输并不只是赌场规则,也是国际行为规则。政府应该首先把这些东西弄明白。如果只是发个声明,提个抗议,那没有意义或者意义不大。真正有意义的是把所有这些工作都做到家,把全部事情说清楚,然后再确定打算干什么,怎么干。
  中国的口号是“搁置争议,共同开发”,其实前面还有四个字,叫做“主权在我”。只有把这句话的十二个字都说全了,我们才能准确理解小平同志的本意和深意。小平同志这话说了快30年了,争议没有搁置下来,共同开发也没有开始,“主权在我”反而备受威胁。对此有可行的对策没有?比如共同开发,在我看来,中国毫无疑问是这个区域里最有力量的国家,但最有力量不见得就能成为最有道义的国家,光跟着人家喊几句口号是不行的。要做出一些实际的设想、可行的设计,然后再跟人家去谈判。因为南海问题不是打一仗就能解决的。
  “王不可以怒而兴师”。这是出自兵圣孙子之口的古训,不能不听。世界上很多国家亡就亡在轻率打仗上,而这些国家几乎都是大国、强国。强大了就打仗,很多国家因此而亡,何况中国今天还在走向强大的半途中。别看美国人老在打仗,近20年里打了4仗,它可是很懂打仗的窍门:一是柿子专捡软的捏;二是师出有名,没名也要编个名出来;三是牢牢掌握话语权,大造声势,在舆论上做足功夫,把尽量多的人拉到自己一边来再说。
  这对我们不无启示:你要打,就要打得有理、有利、有节。不打,起码你应该在“主权在我”的前提下,让周边各方坐下来,好言相劝也罢,威慑恫吓也好,反正你得让对手明白:要打,你打不过我;要抢,你也占不了上风,还不如把争议搁置起来,进行共同开发。各国把南海当作一个股份制公司,提出一个股份制方案,根据比例,划定份额,然后共同开发。共同开发也不是谁挨着谁就双边开发,而是利益均沾,每一方都在其中有股份,周边国家全都成为股东,大家的利益全部绑在一块,完全是资源共享。这只是一种思路,是否可行另说。但我认为要解决问题,总该先有思路。只有一个大前提不能改变——主权在我。有了这个前提,就使我们抱有在万不得已哪一天,最后行使特殊手段,收回主权的权力。

  国际博弈没法摸着石头过河
  菲律宾、越南是两个明显跟我们叫板的国家。他们要是捣乱成功,其他国家就会蜂拥而上。他们捣乱失败,其他国家也就会暂时消停。但是这都不意味着问题得到了解决。因为这个问题背后一直站着美国。如果没有美国,许多问题都好解决。但是后面站着美国,这就成了很棘手的问题。
  毫无疑问,美国想要制衡你。起码是想迟滞你的发展,不让你发展得那么顺。进入21世纪之后,中国遇到的麻烦是越来越多了,这也反过来证明,中国比原来影响力更大了,重要性增强了。越是如此,制衡你的因素就越多,这使我们现在所处的地缘战略环境险恶。有些问题不是我们没处理好,而是别人有意找麻烦。而有些问题则是我们没有处理好。
  没有处理好的原因有很多,一是我们没有经验,对可能发生的变化没有充足的认识和准备。在国内摸着石头过河搞经济是可以的,中国30年的成功也证明了这一点。但在国际上进行政治、经济的大博弈,摸着石头过河是不行的。因为你没有什么石头可摸,谁都是你的对手,谁也不是你的石头。摸着石头过河是把石头踩踏实了,你就可以过。但国际博弈中你想把谁踩实了?所以说,在国内可以,比如说搞试点城市,搞各种各样的试点,不行了就推倒重来,你有绝对的管辖权。但是在国际上,哪些问题可以推倒重来呢?谁在你的管辖之下呢?国际博弈这种综合大博弈,只能有预谋、有设计、有远见、有远虑地进行。有了这些准备,你才能参与到博弈中去。南海问题同样如此。

  政治智慧远胜于动武
  如果说改革开放30年,是考验中国共产党人经济智慧的30年,那么,未来30年,就是考验中共政治智慧和国际斗争智慧的30年。
  我们在南海面临的是一场综合大博弈。如果仅仅是单纯的军事行动,我敢断定,哪个第三国也不会轻易插手。美国也不会为了帮助某个国家,跟中国大打出手。所以,我们主张和平解决南海争端,绝不是因为中国军人怕打仗。有人指责我们军人怕打仗是很可笑的。中国军人尽管已多年没打仗了,但中国人的战争适应能力是世界上最强的。这一点,我在老山前线冒着越军的炮击战地采访时,感触最深。许多十八九岁的毛头小伙子,几天前还听见炮响就趴在地上,几天后我与他们面对面时,他们已是一群在炮火下谈笑风生的“老兵油子”了。这就是中国军人!你们根本不必为他们怕不怕打仗而担心。
  但是,“兵者,国之大事”。在南海争端问题上,动用军队并不难,取得对某些国家的胜利也不难。难的是不能仅仅为了取得军事上的小小胜利,让自己在时下险恶的国际政治博弈中大大的丢分,这才是我们的顾忌。这个分不是面子,甚至不是尊严,而是民族复兴、国家强盛的长远战略利益。为什么这么说?因为中国现在距离大国崛起的最后时刻还有几步之遥,而这个世界上有比南海诸国更强大的国家(而且不止一个),此刻正不怀好意地盯着我们,等着我们走错棋,下昏招。这些国家比当年八国联军更用心险恶。正因如此,我们才不能因小失大。眼下,南海有些岛礁暂时不在我们手中。等你强大了,自会有办法收回。但今天如因急于收回它们,而使那些怀有恶意的大小国家以此为借口,联手打压你,从而使你坐失继续发展、继续强大之机,那么,即使收回几个小岛又有什么意义?
  网上有很多人追捧空军上校戴旭,却独独忘了戴旭告诫大家的,要警惕西方将中国肢解为七大块的阴谋。如果最终未能完成大国的崛起,而被人肢解的话,还能保住任何一个小小的岛礁吗?覆巢之下,岂有完卵?这才是既有血性又有理性的中国军人的隐忧。
  退一步说,即使现在不得不动武,或者说出现了动武的良机,难道就没有别的更巧妙的方式吗?想想美国人在格林纳达、科索沃是怎么干的吧,再想想美国人用精确制导炸弹“误炸”中国大使馆的玄机,这些应对我们有所启发。
  虽然我是军人,我信奉“军人天生为战胜”这句话,但我仍然确信,动武永远是争取国家利益的最后选项。特别是在南海这片各种利益诉求复杂交织的地域,更是如此。在上世纪70年代以前,南海风平浪静。那时候这地方还没发现大的能源储藏量。上世纪60年代末发现能源,70年代开始被关注。但当时各国第一没有资源需求,第二没有开采能力,所以大家相安无事。现在能源越来越被各国当作崛起的关键要素,看着南海的油气资源,人人都在眼红,是不是自己的都想插一手。中东是谁的?不是也人人都在那里插手吗?
  过去我们在深海开采石油技术上一直不过关,去年过关了。我们有能力在3500米水深的地方钻探石油了。可是,当你有了这个技术的时候,别人已经借助西方的公司和技术,在这里打下了上千口油井。我觉得中国和越南的冲突从根本上不是意识形态原因,而是利益。为了利益,可以打仗,也可以坐下来谈。互相讨价还价。但我们必须让对方明白(不管是越南还是菲律宾,或者别的什么国家),共同开发尚可以利益均沾,如果非要把中国逼到墙角,他们将鸡飞蛋打,什么也得不到。这一点,不光要靠军演来传达,在谈判桌上,也必须向各方讲清楚,哪怕发出最后通牒。当然,最后通牒有没有效果,还要看军队这张底牌硬不硬。你硬,他就可能坐下来跟你谈,你不硬,谁也不会理睬你。关键在于你如何传递“硬”的信号。这需要政治智慧。
  (作者为空军少将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